影音3D

前首富陈天桥踏入佛门,以科技证“无我”

2019-08-09     影音3D


佛教新


人间佛教

导读☞ 选择信仰难,坚守信仰更难,践行信仰难上加难。信仰不是文字,不是语言,而是要舍生忘死地去践行。




陈天桥


盛大网络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CEO)

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全国工商联执委

2015年胡润点金圣手榜

陈天桥以170亿元位列第二

2016年胡润百富榜

陈天桥、雒芊芊夫妇以230亿财富

排名第81位


本文叙述了一位企业家对人性的思考和探究的心路历程,通过科学的手段,证实了科学研究的成果最终回归于佛教的本源:以科学的方法证得了“无我”。


01
患病人生


天有不测风云,陈天桥在事业顶峰之时,患上了大病,其病更倾向于心理疾病,外界也没有人知道陈天桥当时具体患的是什么病。


有人说是焦虑症、神经官能症,有人说是抑郁症、甚至还有强烈的“恐癌”情绪。


得了同样疾病的陈天桥弟弟陈大年曾经这样描述:


“当它突然发作的时候,会有非常真切的濒死体验。哥哥当时的病情比他还厉害,整个外界都以为他们得了心脏病”。


于是,陈天桥如影随形的疾病让盛大版图慢慢瓦解,同时这场精神上的痛苦也让陈天桥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很久。


这也促使他停下来去思考,并踏入佛门,探究生命的真相。


02
皈依佛教


记者问:现在你是一个佛教徒,这是你重新选择的一部分吗?


陈天桥答:坦白说,在此之前,我并没有真正相信宗教。我的妻子会和一些佛教大师交谈,我总是说:“不要浪费时间。”


但是当我36岁的时候,我被诊断出癌症,那时候我意识到佛陀说的是对的。


我有很多钱,我拥有我想要的一切,包括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但是,为什么我总是感到不快乐呢?为什么我有恐慌症?为什么我总是没有满足感?


佛陀说,我们必须在内心寻找答案。事实上,生活中的每个人都在受苦,这也是佛陀教导的基本原则:生命是痛苦的。

很多人不相信这一点,但生命的确是一场苦难,因为即使你有了快乐,有了漂亮的房子,也终究会失去这一切。


最后,你必须面对死亡。你必须经历这种痛苦,即使在这一刻你是快乐的。所以我说,“这是对的。”


所以,当我们决定重新开始,把我们的钱捐出来的时候,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减轻这种痛苦。


当我们选择这样做的时候,一些人说:“不,不,不!你为什么选择痛苦?疼痛是一种症状。你应该治愈疾病,因为没有疾病,就没有痛苦。


我告诉他们,“不,疾病也是一种症状。”疾病是死亡的征兆,疾病是通往死亡之路。死亡是我们生命中唯一的疾病。我们必须承认,死亡不是我们能治愈的。即使在硅谷,也没有人敢说能够做到。


所以我认为,如果你能治愈生命的痛苦,这是治愈死亡的最好方法。如果死亡没有痛苦,那就像人睡着了一样,而治愈它的方法就是学会接受它。



03
信仰与大脑科技


疾病,是陈天桥选择捐助脑科学领域的原因。这其中包含好奇心的驱使,也有信仰赋予的动力,更是他作为企业家思考后确定的方向。


佛说众生皆苦,包含肉体的痛苦和心理层面的痛苦。在佛教信仰的驱动下,陈天桥起初希望研制出一种无副作用的止痛药,减轻人类痛感。他进一步了解,发现痛感由人脑决定。


“要解决佛学的问题,必须要用科学的方法,不能就痛而痛地去研究,你要去搞清楚痛产生的根源,也就是大脑。如果疼痛是由大脑决定的,那快乐也是大脑决定的,所有认知是否都是大脑决定的?”


陈天桥信仰佛教,相信“无我”。从最初希望减轻人类病痛,到好奇人类意识、感知的产生和作用方式,再到起心动念要用科学去证“无我”,用了三年。


经历三年前期研究,2016年年底,他和太太雒芊芊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捐赠1.15亿美元,成立陈天桥雒芊芊脑科学研究院,用于研究人脑。


第一阶段预计捐出10亿美元,并且,他打算为此全力以赴,已经做好了倾己所有的准备。


“除了留百分之二到三的钱给我的孩子们,我会全部捐光。”陈天桥说。


陈天桥觉得,这可能是以科学为工具的一次“最大的讲法”,他想证明给世人看,所有迷乱人眼,让人执着、争执,让人产生贪嗔痴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世界应该变得更加友好,这是我们要追求的。”


陈天桥可以为脑科学研究倾己所有,前提是他有机会看破某些“我”。


电影《一代宗师》里,叶问寻到丁连山,想看八卦门的“宫家六十四手”,求的是术。年迈的丁连山有段话说给叶问,

“人生最难看破的只有四件事,生死、是非、成败、荣辱。其实就一个字,我。”



陈天桥希望将来创办一所大学。这所大学里,会有哲学系、心理学系、神学、物理系、化学系、神经学等专业,甚至可能展开对打坐、正念(Mindfulness)等禅修相关的心理学研究。


“整个大学,所有的研究只用来回答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是谁’?”




04

科学研究到极致

就会与佛法汇合



科技的一种思维方式——怀疑、求证、逻辑思维的方式,也成了当今的主流,但这种思维方式有利有弊。 


宗教更多表现的是一种本源性的、终极性的、心性上的教育,它不一定要诉诸过多的逻辑思维。相反,逻辑思维太发达,“分别识”太大,对于理解宗教精神,常常构成一种障碍。 


用佛法的精神来看,宗教的心性是无分别的,是自性清净的


如果你用有着严重分别执著的第六意识去思维,就叫“舍父逃逸”,因为它违背了我们的自性清净心,在“分别识”当中会产生很多的知见和欲望,这离心性越来越远。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西方的前卫科学家,研究量子物理学的海森伯、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等人,渐渐都觉得东方的宗教是非常伟大的。


他们发现西方科技文明所做的种种的工作,无非也就是东方宗教的一个注解而已。


他们经过研究得出的所有结论,在佛教经典,或是道教经典里早已存在了,因此他们感叹佩服东方的文化。


东方文化不是从逻辑思维研究出来的,而是圣人现量证悟到的宇宙、人生和法界的真理。现在的量子物理学研究到最后,也承认佛教所说的“诸法空性”。


佛教告诉我们,有无量无边的重重无尽的世界,众生由于业力的差别,处于不同的世界中。


现代理论物理学上的“超弦理论”,也提出这个世界当下就有种种平行的世界,所谓十一维的时空态。


科学家长期研究才得出的理论,在佛教中早已有了。


所以,随着科技文明的发展,科技最终与宗教有一个结合,有一种回归。



实际上讲,我们带着什么样的观察目标,带着什么样的观察仪器,这也是由我们的念头决定的;换句话来说,物质的状态是与我们的念头相关,与我们的心相关。


回归到佛法中来谈,三千大千世界就是安立在我们念头当中的;如果没有这个念,进入无念,三千大千世界是不存在的,六道轮回也不存在的。


就在我们无念的这种空性当中,我们就会展示一个妙有,那么这个妙有就会体现像西方极乐世界那样的一种状态


所以,科学刚开始的时候,与宗教是分离的,但科学研究到极致的时候,它又会与宗教重新地汇合。


就如,人类的整个认知都要回归,最终就回归到我们的心性本源、我们介尔一念的心体,这才是整个的宗教、整个的科技最本源的东西。




一个人最大的成功不是他自己成功,而是让他身边的人、追随他的人都成功。换一句话来说,一个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只有他自己成功,他身边的人都不成功。

选择信仰难,坚守信仰更难,践行信仰难上加难。信仰不是文字,不是语言,而是要舍生忘死地去践行。不拿生命去践行的信仰,不是真正的信仰。

责任心是信仰的一部分,当你超越了责任心,就本能地承担了这份责任。就如同信仰融入到血液里,你就感受不到信仰的存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