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3D

长篇小说《文祖仓颉》第三十回 西陵嫘女习字符 阳武二妹学桑蚕

2019-09-08     影音3D

第三十回

西陵嫘女习字符 阳武二妹学桑蚕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岩阆族长就急不可待地来到侯冈颉小屋,心急火燎地要看为他造出的几个符号。

当看到侯冈颉造出了“蟒蛇”“鹰”“溪”“岩”和“嫘”几个符号,并经解释后,就把岩阆族长高兴地抓耳挠腮起来。但他对侯冈颉为什么造出“蟒蛇”和“鹰”符号有所不解时,侯冈颉就把路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岩阆听后,不无佩服地说:“原来是这样,你们真是受尽千辛万苦了。我们这里的人也经常受到蟒蛇和鹰鸟的危害,这下子我们也就认识了这两个坏家伙的符号了。”

他用牛肉、兔肉、桑果等丰盛的早餐——其中还包括侯冈颉和二妹从来没有见过的、“蚕宝宝”招待他们。并让他的宝贝女儿嫘,陪着尊贵的客人吃东西。就连毛驴和太乙犬也受到了优待。毛驴散放在小溪旁吃草喝水自由自在,太乙犬不光是啃骨头,有心的岩阆还为它放了一块带肉的剩骨。并且殷殷恳求侯冈颉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多为他们造出些切实可用的符号来。至于向凤酋长汇报的事情,他说让嫘派人向她的干妈去说。

饭后,岩阆族长就说:“侯冈颉先生,今天能为我发明什么符号呢?”

侯冈颉说:“要发明符号,首先要让我熟悉熟悉你们这里的情况,根据你们的需要,我才能发明出来。现在最捷便的办法,是把我已经发明的符号,为你们教会,肯定那些个符号,有好多你们是都可以用上的。”

岩阆很高兴侯冈颉的提议,他说:“这样更好,那我今天和我女儿就当先生的学生了。”

侯冈颉已经创造的符号,都是刻画在兽皮和竹板上的。但是他为岩阆父女教授时,根本不照兽皮和竹板。只有当他累了要二妹替他时,二妹才照着兽皮和竹板去念,去教。

就这样,侯冈颉和二妹,在盐溪族落一教就是无数天。岩阆和嫘很聪明,凡是教过的符号,他们基本能记住。

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颖的、新鲜的。

在一处长有桑树的山坡上,侯冈颉高大魁梧的身形,在几个个儿不高、却机灵如猴子的姑娘、后生簇拥下,转着观赏着。自从二妹来到这里,嫘就和二妹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现时亲如姐妹般挽着手边走边说话,太乙犬不甘寂寞,紧紧地跟在二妹身后。

转上小山峁,侯冈颉眼前一亮,这里另是一片天地。他们的脚下一直延伸到山下,一层层一台台的梯田出现眼底。那些个经过开挖整修弄平的条田,顺着山势走向,弯弯曲曲却是地平如镜。梯田里水面盈脚,绿油油随风摇摆的是满梯田的水稻。说也奇怪,从山顶上一直弯曲缠绕着的,除了小路,伴随着小路的还有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渠,清凌凌的小水,流进了需要补充水源的稻田。几个上身一丝不挂头顶遮阳竹帽的男人,手提着长把骨铲,来来回回地照看着。他们把已经灌满的稻田水口堵住,让流水进入另一畦稻田……

转到另一处背阴山坡,侯冈颉没有看见水田,眼力所及,满山架岭都是高高低低的桑树。这儿的整座山全部是连片而繁茂的桑林。

只见这儿一群那儿一伙,不少妇女正在采摘绿油油的桑叶。有几个身前吊个放桑叶的竹篾篮筐,身后却用背篼盛着个赤裸身体的小孩。那些个小孩有的睡着了,有的在玩耍,还有更可爱的立在母亲脊背上,小手儿还不停地摘着一串一串的桑果往嘴里塞,把个小嘴巴和脸蛋染成了五麻六道。有两个女孩儿穿梭于桑林之间,来来回回地小步跑着,把采摘下来的桑叶,不断地送回到养蚕的地方。

侯冈颉在家乡阳武,也曾见过桑树,但那些个桑树只是零零星星这儿一株哪儿几棵,何曾见过如此之多,如此繁茂的呢。当然他对桑树的了解,也仅仅局限于它结出的甜甜酸酸绿的、黄的、红的、紫色的和能为馋嘴的半大不小的孩子,当零嘴吃的小果子上,哪里像现在这样把桑林派上了崭新的用场!

跟在嫘和二妹身后,看着听着的侯冈颉,被这儿美丽如画的景色吸引了,被这儿的人们合作劳动的辛勤场面感动了。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升腾起一股把这些个都能记载和传授下去的冲动,他对自己正在创造符号的信心更足了。

这时,一个身穿麻裙,胸脯也缠了一绺丝帛的女子,轻快地来到了嫘面前,说:“嫘妹妹,让远方的客人,到我们蚕房看看吧。”嫘说:“这就去。”说着话,来到了山坳里一处地方。

这里是一块平坝。由于四周长满青松翠柏和高可钻天的竹子,把这里就围拢得与世隔绝的样子,但是,用树木和竹子搭成的茅草房却宽大亮堂。里边是一排排被隔成层层叠叠的木头架子,架子里边放置着用竹篾子编成的敞口浅筐,里边是桑树叶子。有几个女孩子或踮着脚,或踩着竹梯,向里边均匀地撒着桑叶。侯冈颉和二妹还没有走近,就听到了连续不断的“沙沙沙”声。那响声不是风吹树叶儿摇晃的声音,不是小雨滴答竹叶的声音,更不是小鱼儿触摸水草的声音。它不是音乐胜似音乐,是那种让人听后宁静悦耳、轻松柔和、美妙动听的声音。走近一看,真相大白,原来是那些个呆头呆脑,其貌不扬却浑身白胖的蚕宝宝们,正在进食。

侯冈颉和二妹被它们的可爱看呆了。

那些个精灵们很懂事的样子,吃到一片桑叶时,它们的头移动着,小嘴啃噬着、啃噬着,不怎么咀嚼地连续不断地蚕食着那片片翠绿欲滴的叶片。它们小心翼翼、一丝不漏、甚至连较粗的桑叶筋骨脉络也不放过。

侯冈颉和二妹在嫘的陪同下,还好奇地看了那些个蚕宝宝吐丝做茧的过全程。发现,有的已经开始把丝吐在身旁附着物上,那些个凌而散乱的丝线,在阳光下颤巍巍飘荡;有的已经以散乱的丝线为固定点,在那里吐成了一个尚且可以看到蚕宝宝在里边工作的、透明的、椭圆形的茧壳;有的已经完成了整个过程,里边的蚕宝宝看不见了,只有那个漂亮的、让蚕宝宝为之一生奋斗而成的结晶,晶莹地呈现给了人们。

二妹问笑嘻嘻的嫘:“嫘妹妹,蚕儿吐丝有前兆吗?”

 嫘说:“前兆有哇,在它们吐丝之前,就会变得很安静、很平和,一动不动也不吃桑叶。同时,它们的身体开始变得发亮,大便的次数和量比平时要勤的多,多得多。到后来,它们的头开始不停地摆动,头部的肌肉随着摆动来回伸缩。这说明蚕宝宝开始寻找适当的位置,吐丝结茧了。”

另一处房间,是姑娘们围着几口热气腾腾的锅在干着什么。还没等得二妹开口,精灵的嫘就自告奋勇介绍起来:“这些姐妹是在煮茧。煮茧是制丝的重要工序之一。首先是利用被烧得微微冒泡的水,把茧丝外围的丝胶融化掉,也让蚕茧适当的膨润和软和,使茧丝间的粘合力减小,茧丝吸足水分。这样做就容易把茧丝连续不断地从蚕茧上抽出来、缠绕到其它器物上,并不断补充新的茧丝,缫成生丝。”

二妹问:“蚕儿吐完丝为什么不出来呢,这样它们不是要被烫水活活地煮死到里边吗,你说蚕儿为什么要不辞辛劳地、豁出性命为人们吐丝做茧,人们不念它的好处,还要把它煮死在水中,还要把它们当食物吃掉呢?”

嫘说:“蚕宝宝做蚕茧,它们想不到是在为人们做什么事情,而是为了他们自身的生存和繁衍后代。比喻我们为了生活,就要为自己做个房子,最起码也得找个山洞之类的地方安身立命。蚕宝宝做茧,也是在为它们自己做个房子。因为它们做茧后,要蜕变成蛹,所以,茧就成了蚕蛹成长期的保护房,里边的蚕宝宝已经变了,变成了蛹,破茧过后蛹又化为蝶……完成了它们这段生命历程,寻找伙伴传宗接代。”

二妹恍然大悟:“嗷,原来如此。那就是聪明的人们抢夺了蚕儿为之接续生命,繁衍后代所用嘴吐丝做成的茧房,为了做好穿的衣服,才把蚕茧变成了制造丝帛的丝线?”

嫘诡秘一笑:“你说不是吗?这种事情人们天天都在干。比喻,母鸡下蛋是为了孵出小鸡,传宗接代。而人们却把鸡蛋当做食物;树木、稻谷,它们开花结果的目的,也是为了传宗接代,人们也把他们作为自己生存的粮食给吃了……所以,我们为了自身利益,才采取办法,把野蚕养成了家蚕。你刚才说蚕宝宝死在了茧壳中,最终是要出来的,那就是等把丝抽完,它就出来。那再不是蚕宝宝了,它已经变成了蛹,它的肉可好吃了。昨天我父亲不是拿它招待你们吗!”

二妹又问:“那不会把蚕蛹取出后再抽丝吗?”

嫘笑着说:“那不行,原因是蛹破茧就把茧壳破坏了,上面打了个洞,那丝不是都断头了,那个茧就彻底的没有用处了—赔本的买卖谁干?我们栽桑养蚕,空劳一场图的是什么呢!”

二妹好像领会了似的,又看着那些汗流浃背在热气腾腾中忙活的人们,话锋一转,又问:“我看她们在滚烫的水中做那活太热怎么办,再没有其它法子可想了吗?”

嫘一笑说:“水热是有点儿热,习惯了就不觉得了。但是,才研究出来这么个办法,还没有找出新的好法子,只能是这样了。但是就这样的煮茧法,也是很有讲究的。首先是时间一定要掌握好,煮太过,抽出的丝制成帛就不结实,煮得太生却会影响丝加工,制出的丝帛也会有生块。”

二妹说:“下一道工序又是怎么做呢?”

嫘说:“第二道工序叫做‘拨’。这拔么就是把蚕茧煮好后, 把蚕茧一个一个拨在手上,摘去蚕茧外皮蚕蛹的黑色褪皮。这个活要特别仔细认真才能做好。不过做的再仔细,也不会完全干净。”她说着话用手指指她的用丝做的披肩说:“就像披肩上的零零星星的黑色点子,就是那些个东西的残留,现在是取不掉的。”

二妹听着看着,好奇而兴奋地说:“这么漂亮的东西,做起来就是太费功夫。”

嫘说:“麻烦是麻烦点,这也是人们穿衣的大进步大飞跃,要不,男人女人一年四季经常穿兽皮麻布,也不是个办法。冬季罢了,夏季不穿不行,精身裸体不像个话,穿上兽皮麻布,人却热的不得了。就这麻烦还在后头哩。”

嫘见二妹和侯冈颉在仔细听她的话,她的兴致更高了,她大度的深情地看一眼侯冈颉,接着说 :“先把茧放在开水中煮到刚刚好的程度,然后还得用削光的竹子小棍或者用棕刷子轻轻的搅拌。经过搅拌,附着在茧外的那些蓬松的丝就被搅起来了,这样就会看见只有一根丝,这根丝便是丝头。紧接着就是缫丝。缫丝过程中,茧一定不能离开汤水,要不,丝胶又会凝固,就会把丝抽断或者抽不出来……”

嫘讲得很专业很认真,听得侯冈颉和二妹就好奇起来。侯冈颉没有吭气,二妹说:“嫘妹妹你怎么懂得这么多的东西呢?你的师父是谁呀,我如果有机会,向他学习能行吗?”

侯冈颉也说:“就是,就是,把我们也介绍给你的师父,给我们也教一下,你虽然年龄小还是我们的师姐呢!”

听了二妹的话,嫘却笑而不答。旁边那个姑娘说:“你要学的师父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嫘姐姐就是你们的师父……”二妹一听,漂亮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一拉嫘的胳膊:“原来是你发明的养蚕缫丝啊!”

“她是无师自通啊!你还到哪里去投师,赶紧不拜师,她给你们当个师姐打发得下呀”!刚才那个姑娘又说。

嫘对那姑娘说:“二妹姐姐和侯冈哥哥是我的符号老师,我只为他们指点个养蚕和缫丝的方法,人家聪明下这样子,一听一看什么都懂,谁拜谁呀!”

侯冈颉和二妹觉得这次到西陵,就见识了这么多梦也没有梦到的东西,真是喜出望外。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祖仓颉》第一回《鸟羽山百鸟朝凤 阳武村一圣出世》

《文祖仓颉》第二回《小侯冈好学多问  老阿大话说开天》

《文祖仓颉》第三回《女娲洛妃有传说   燧(suì)人有巢大发明》

《文祖仓颉》第四回《侯冈颉学会讲故事  卓彩虹一心当听众

《文祖仓颉》第五回《侯冈颉观察天气 阳武村老少祈雨》

《文祖仓颉》第六回《小神童知阴晴 侯冈颉大发明》

《文祖仓颉》第七回《老族长结绳出差错 侯冈颉励志新符号》

《文祖仓颉》第八回《小侯冈和狗交朋友  大孝子造出孝符号

《文祖仓颉》第九回《为灭鼠与猫交朋友  画符号排上大用场

《文祖仓颉》第十回《因难产卓彩虹失母  遭群狼侯冈颉丧父

《文祖仓颉》第十一回《杀四狼为父报仇  造一字欢天喜地 》

《文祖仓颉》第十二回《成人礼姑娘遭抢  侯冈颉救人杀人》

《文祖仓颉》第十三回《侯冈颉出任族长  鸟羽山热病来袭》

《文祖仓颉》第十四回《侯冈颉求医遇险  阳武村雷祥遭囚

《文祖仓颉》第十五回《雷洞村雷祥制陶器  凤凰湖候冈刻符号》

《文祖仓颉》第十六回《雷祥姜水学医术   侯冈凤湖服夏曦

《文祖仓颉》第十七回《雷二妹情钟侯冈颉  阳武人驱赶来犯者》

《文祖仓颉》第十八回《侯冈颉辞却酋长   雷二妹初心不移

《文祖仓颉》第十九回《大泽挡道掉头西  炎帝部落起纷争

《文祖仓颉》第二十回《太乙山下遇柴哼  华胥路上遭险情

《文祖仓颉》第二十一回《侯冈拜谒华胥氏  风辛讲述羲娲情

《文祖仓颉》第二十二回 《小猪姥姥也有名 干石滩上人脸鸟》

《文祖仓颉》第二十三回 《阳虚山你在何处 石老人渺无踪影》

《文祖仓颉》第二十四回 《危机四伏疑无路  侯冈颉遇赤松子  

《文祖仓颉》第二十五回 《雷二妹无意燃大火  侯冈颉造字有名沟  

《文祖仓颉》第二十六回 《巴部落独具风情  侯冈颉创造符号  

《文祖仓颉》第二十七回 《雷二妹药草救酋长  精灵女心仪侯冈颉  

《文祖仓颉》第二十八回 《西去路上遇猛虎  临危救难巴幺妹》

《文祖仓颉》第二十九回 《干石滩二妹杀大鹏  盐溪族侯冈遇嫘祖》

底部推广

点击“阅读全文”进入“白水商城”

相关阅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