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宝

如何科学精神看待和研究UFO和地外文明 和刘博洋同学商榷

2019-10-06     为宝

昨天下午,有两条吸引我的新闻。一个是《流浪地球》即将于大年初一上映,很是期待。看了花絮,感觉CG还是太明显。第二个是网友转了一篇文章给我看。这下闹大了。据说一位在读的博士生刘博洋同学(还是中科院背景),写了一篇声讨外星邪教的檄文(还有不少媒体转发)。说实话,我对他文章的价值取向认同一半。



首先,我认可他呼吁人们警惕那些“敛财骗心”性质的团体和资讯,不要上当。这也是我公众号这些年一直坚持的发文原则。基本不转发某些团体的“离谱”、“夸张”的资讯。我甚至批评过他们,而被他们所敌意,号召粉丝抵制我。我也算奋斗在星际打假第一线的人了。


我一直倡导客观,理性,独立思维。


但是不幸的是,我的两个公众号(星际联播、麦田怪圈),包括别人的飞碟研究协会的公众号,也被列入了他所说的:一些宣扬“觉醒”理论的其他涉邪教账号及“灵性疗愈”圈的账号。所以我有话要说了。


我之所以对他文章的价值取向认同一半,并不简单是因为他没有弄清楚敌我,而是文章逻辑充满了一些错误的推论。


插一句蒋昌建说过的话:一个严肃的辩论场,需要一个严肃的概念。


刘博洋同学的文章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1、UFO传说的兴起

2、从都市传说到伪科学,从伪科学到邪教

3、“阿斯塔”“昴宿星人”的来龙去脉

4、谁在中国宣扬“觉醒”?

5、“觉醒”与“扬升”的商业模式

附:实名举报马晓晓和“觉醒”系邪教/伪科学自媒体列表


简单的复述下其大致内容和逻辑。


首先刘博洋认为UFO是个传说,“飞碟学”的创立归功于美国人查尔斯·福特,而且遭到了科普作家马丁·加德纳的《西方伪科学种种》的批评。而刘博洋本人认为,大致原因是美苏在冷战恐惧心理下,对航空气球等现象误判放大的产物。然后和科幻作品等相互激荡,形成了50年代的飞碟热。接着他写道,这种现象,流入了民间并放大。和早期美国的都市传说(类似于中国民间的鬼神故事)汇流,将其进一步复杂化、形象化、故事化。然后他说:于是以外星人接触事件当事人为核心的飞碟学团体,很容易演化为精神信仰团体,甚至进一步滑向邪教。接着列举了各种触目惊心的各种邪教,譬如山达基教、一元科学院、以太学院、新世界运动等,其中最恐怖是天堂之门这个组织,号召信众自杀。


我看地都头皮发麻。他一般都是以时间排列,以显示其历史脉络,以示逻辑严谨。


然后他说了一个重要的组织——“阿斯塔”/“昴宿星人”。包括随后列举了,亚当斯基,比利麦尔,巴巴拉·马西尼亚克等。


他写道,“阿斯塔”来源于乔治·范·塔赛尔的发明。“阿斯塔”其实很多人都很熟悉这个组织,近年来国内打掉的一个具有邪教性质的团伙——阿斯塔郑辉,就和其有历史勾连。其实这人,我也一直觉得非常搞笑,号称什么“可以很简单的成佛”。灵性、光工、扬升、觉醒、外星人、阴谋论等等再一步升级,复杂化。


这是一个重要的跳板,接着刘博洋向笔锋指向了国内的种种怪事,认为一些台湾的灵性组织对大陆进行了渗透,说道:该邪教体系与“灵性圈”种种奇谈怪论一道,首先在台湾完成汉化及传播人才储备,然后以台湾为跳板,进入中国大陆。


这点,我基本认可他的诉说。这也是我自己的观察,包括我对眼镜蛇团队的反对,排斥。


接着他写道,国内一些上当的平台,某字幕组等等。最终他指向了最近名气比较大的马晓晓,摘取了一些分享内容,并说她搞了规模大的线下聚会。


正如我上面说的,我的公众号也是反对各种乱力怪神和灵性过度产业化的。不过作为一个UFO和外星人研究者,我对他一些有选择的证据和逻辑推理,有一些看法。


这就涉及到了本文的标题,如何科学精神看待和研究UFO和地外文明。


第一、UFO和地外文明的科学研究需要科学的精神。


引用维基百科对科学的定义:科学(英语:Science)是通过经验实证的方法,对现象(原来指自然现象,现泛指包括社会现象等现象)进行归因的学科。


所以我的观点如下:


1、科学研究是通过经验实证的学科,而非某种政治正确引导下的学科。何为经验,就是人类广泛,开放的环境下主动和被动下收集证据,再进行交叉对比等方式形成的经验,再形成理论模式,形成定理、公式、结论等。这个过程中是开放的,而非有选择性。不能对自己有利证据的就选用,不利的证据就不选用。


刘博洋认为UFO是个传说,“飞碟学”的创立归功于美国人查尔斯·福特,而且遭到了科普作家马丁·加德纳的《西方伪科学种种》的批评。而刘博洋本人认为,大致原因是美苏在冷战恐惧心理下,对航空气球等现象误判放大的产物。然后和科幻作品等相互激荡,形成了50年代的飞碟热。


事实上这大大的小看了整个科学界对UFO等的探索。UFO热并不是某几个作家能炒作起来的。它存在大量的客观、真实数据。


世界各国从上世纪中以来的飞碟研究中有大量的军队、研究机构、航空航天企业等参与。列举几个最著名的例子:


美国在双子星计划中,飞船在大气层就拍摄到了清晰的UFO,见下图:



苏联火星卫星探查器拍摄到的UFO,下图:



据上面两个例子,因为证据来自最权威的机构。美国的蓝皮书计划,虽然否定了大部分UFO,但是依然承认还有少数是真实而不可解释的。



大量的、政府和民间在地球上拍摄的具体的UFO照片,落地痕迹,土壤成分改变等等证据。


无论是前苏联王牌试飞员,波波维奇(Marina Popovich),还是加拿大前国防部长保罗-赫勒等人都公开指出飞碟和外星人的客观存在。


而政府级别承认地外智能飞行器存在,要算美国2018年公布的航母舰载机大黄蜂雷达拍摄的UFO视频。



这些高精密雷达的原始数据证明了非人类智能高科技飞行器的存在。五角大楼也对此给予承认。


即便在中国,98年的沧州事件,都有飞行员和雷达数据可以证实。


以上列举的都是极少的例子。事实上大量目击者陈述,证据,专业领域调查人员报告等,都可以证明五六十年代至今的UFO热,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存在广泛的客观事实的。以刘博洋同学收集证据的能力来看,可谓博闻广记,却忽略了这些客观事实,而认定有人兴风作浪的炒作,并有选择性的选用反对者的材料,以作实这些都很LOW。不知道科学精神何在。


其次,科学也不等同于寻求绝对无误的真理,而是在现有基础上,摸索式地不断接近真理。故科学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偏差的纠正史。因此“科学”本身要求对理论要保持一定的怀疑性,因此它绝不是“正确”的同义词。


科学研究如果不持开放心态,对所有暂时无法解释的现象和证据,以科学之名进行排斥和打击,让我想起了火堆上的意大利思想家布鲁诺。


第二、如何科学看待UFO和地外文明。


休谟说:不要想当然的认为,石头热了,就一定会是太阳照的。


无论是千年以来本体论和经验论/感知论的争论,还是康德将其统一起来,认为本体论传导先验逻辑,先验逻辑经过实践变成知识。我非常认可杨振宁说的,物理研究的三步骤:试验、唯象理论、理论架构。


中国传统文化给现代科学作出了重要贡献,比如太极图启发了二进制。太极图表达的波粒二象性,太极弦具有的正弦波特征等科学特征,来源于古人远取诸物,近取诸身,天人合一的感悟。这决定了科学开始是从实验、经验积累、不求甚解的黑箱运作,逐步探索而成为理论模型。


UFO和地外文明是同理,它目前还处于经验积累和唯象理论经验阶段。我们为什么要匆匆否定呢。


丘成桐教授曾经说过数学和物理学的关系。打过一个比方:物理学是一种实证科学,它通过实验去找到规律,往往走的比较快。而数学虽然走的比较慢,但是通过数学可以验证物理学的新发现是否正确。


UFO和地外文明研究和传统科学研究也是同理,他们可以相互促进,而非相互否定。更何况,科学研究已经进入了非常超前和宽广的领域。光子双缝实验,证明量子和意识之间的界限也不是那么清晰。法国诺贝尔奖得主的水复制DNA试验等等都很具有玄幻色彩。


中科大前校长朱清时对物质和意识关系演讲,台湾大学前校长李嗣涔教授的蒙眼识字等研究也非常超前。固步自封,画地为牢不是科学精神。


说起来搞笑的一件事,前段时间,一位中科院的网友让我关注下在石家庄举办的国际能量医学大会。有很多国际大咖参加,包括哈佛大学的物理学博士等等。同样是中科院的人,看来也不并是所有人都固步自封,画地为牢。


第三、如何科学看待星际文化热。科学研究和人文进步的相互关系。



贵州几百亿打造的科幻园。园区还专门建设了一个外型为“UFO”的科教博物馆,在这个博物馆里人们可在酷炫的幻影长廊和梦幻般的球幕影院看到“外星人”的各类文档、影像资料;通过乘坐“光速飞轮”,提前体验在星际未来城市中急速穿梭,感受地球人与“外星人”和谐共处的奇趣景象,激发人们探索未来的兴趣。UFO和外星人文化经过合理的引导,也可以成为很好的教育方式和消费产业。如果都一潭死水,谁还搞。


从上世纪中期开始,人类进入了宇航时代。那个时代,天天都在进步,激动人心。计算机出现了,大规模集成电路出现了,协和号以2倍音速将旅客从巴黎投向纽约,美苏争先恐后的向太空发射卫星,飞船,登陆月球等等。加之各种正如上述所举的很多UFO事实,让人民的心灵开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说物质(客观)决定意识,那么它们才是上世纪开始的星际文化热的真正背景。无论是电子合成音乐,太空霹雳舞,闪闪发亮的服装,具有节奏感的迪斯科等等流行文化,都具有太空元素。


并不如刘博洋同学所有意导向的,某几个作家的煽风点火,捏造事实。这种流行文化,惠及面非常广泛,不能简单划定为一些邪教组织在引流风潮。


去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还记得DG昔日说的,要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物质和文化增长的需求。简单说,一个社会不能是跛脚鸭,它存在物质和心灵成长的两个面。


科学的进步总是伴随着人文的进步。如果两者不协调发展,往往会出现大问题。


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贺建奎擅自进行的人体基因试验,震惊了全世界,并为国家强力谴责。为什么他这么干?因为缺乏和科学研究匹配的人文精神。


正如前面所述,人类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对于UFO,外星文明的科学研究,还处于经验积累、唯象理论的阶段。这时候,星际文化所具有的新时代人文精神,具有一定的超前性。譬如,觉醒、扬升、高维意识、灵性、灵修、光工等粉墨登场。它们具有两重性。一方面各种欺诈、伪资讯、伪科学、过度产业化等怪现象。一方面它们又是客观环境的产物,它们所宣扬的也并非全是渣滓。一些具有正面意义,比如倡导大爱、万物一体、注重环境保护、保护动物、注重和谐人际关系、健康身心等等。如果没有组织化、体系化对抗社会和政府的行为,没有敛财欺诈行为,基本这个圈子都是一些人畜无害的小朋友在玩。


如同二次元文化一样,它客观存在,年轻人就是喜欢。灵修也为当下很多年轻喜爱的健身方式,是不是都在搞迷信?我是这样看的。瑜伽也是一种灵修,气功等等某种程度也是。脉轮、甚至是中医的经络,都是不可解释的。现在环境污染严重,社会压力大,治病成本高。君不见,中国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18。人民群众搞点自我减压,身心健康,非要向邪教去靠吗。当然不排除里面有些人在搞恶意欺诈的行为,但是不要一棒子打死吧。



这是新时代运动一个主流的,自我修行的一个标准。从内容看,都是人畜无害,提倡大爱,有利于维稳,社会安定团结的。


人文科学也是一种科学,新时代的人文科学也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正如我前面说的,太极图表达的正弦波、二元统一等来自于古人天人合一的感悟。这决定了人文科学也可能从玄之又玄的先验逻辑而来,甚至领先时代。它是试验科学,我们应该更好、深入的了解和理解它。而不是罗织罪名,加以排斥。


第四、如何尊重法律。


刘博洋同学通过有选择性的材料,组织种种耸人听闻的材料——从非理性飞碟热,再到西方被邪教蛊惑的案例,从国外、到台湾、到国内,划了一个巨大的时空轨迹,还有众多媒体的跟风,制作了一个巨大的势能。能吓死很多相关人员。试问,刘博洋同学知道什么是邪教吗。你懂法律吗。


什么是邪教。邪教是对某些具有不为熟悉的信仰或宗教行为,或被认为是奇怪的宗教教派的带有负面价值的评断称呼。 也有学者这样定义邪教:邪教,就是利用宗教及其他文化形成反社会的学说,并以此作为对他人精神控制的手段,实施危害社会行为的极端团体。不同国家对邪教定义不同,但是大致都认为,具有教主崇拜、精神控制、暴力控制信徒、许进不许出等特征。


我对国家取缔阿斯塔郑辉,双手支持。也支持国家对非理性的暴利灵性产业进行清理,客观地说,刘博洋同学认为马晓晓是邪教,还请拿出证据。


如果没有证据下,可以称为侮辱诽谤,情况比较严重,可能构成诽谤罪。


诽谤罪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请不要以科学的名义去反科学,也不要以科学为名诽谤人。


后记:


我和刘博洋最早是在某个火星移民微信群里认识的,就是那个埃隆·马斯克所对媒体透露的移民火星并在火星建立社区的计划。这是一个很棒的创意。却没有想到他昨天搞了一片雄文。



我相信刘博洋同学的发心是好的,他的文章也只是个人行为。他是一个很好的天文学专业学生。天文学也充满了未知,比如说最近炒地沸沸扬扬的快速无线电爆发,人类也不过发现了10余年,基本一片空白。那么外星人和UFO呢,您就那么快下定义了。我也认可他对一些现状的抨击,但是对于他打击面过大,还有一点看法的。可能和自身接触面不够有很大关系。不是所有人接触面都那么广泛,外星人是否存在,对于一些人而言,是有亲身接触经历的,对于另外一些人而言是瞠目结舌,天方夜谭的。



北京某单位领导亲自接触过外星人并绘制的。


正如刘慈欣说的,地心引力太大。但是总有一些先驱者在突破。鲁迅先生说过:什么是路?就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由于社会碎片化,偏见和冲突在所难免。这个社会互相交流,帮助,才充满生机活力。少一些偏见,多一分客观,多一些阳光,驱逐阴影,照亮人心。



 只做有力度的揭秘。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星际联播。



相关阅读

大家都在看